眉毛Y桑

这里眉毛Y桑٩(๑ơలơ)۶♡大概是个元气满满的烧酒,喜欢追番,宅在家或是摸摸鱼之类的,咸鱼一只。其实是个腐女ᕕ(ᐛ)ᕗ欢迎各位大佬勾搭哦(๑ ̄ ̫  ̄๑)
企鹅号:2959649921
微博请@眉毛Y桑

今天刚刚涂了一只雪女姐姐ᕕ(ᐛ)ᕗ然后感觉自己越画越丑(* ̄m ̄),不介意的画话请看看吧(*^ω^*)

niconico的临摹,没有学过正经的所以不太会上色( ・᷄ ᵌ・᷅ ),刚买了套彩铅所以拿老婆大人来试笔(你快够( °Д°))

【双黑太中】 《脚踏板》



呦吼!大家好这里新人Y桑٩(๑ơలơ)۶♡最开始想写这个文是因为春哥的歌《脚踏板》,觉得很配幼年双黑ᕕ(ᐛ)ᕗ
设定为双黑两人14岁,可能有些ooc,不喜勿喷( ・᷄ ᵌ・᷅ )谢谢大家的支持哦(๑ ̄ ̫  ̄๑)





《脚踏板》

文/眉毛Y桑

中午时分,属于夏季的潮湿气息笼罩了整个横滨,声声蝉鸣给喧闹的城市又添几丝热意。中原中也坐在港口黑手党的据点办公室中,昨晚和搭档忙了一晚,才将桌上的文件处理完,疲惫不堪的他在完成工作后倒头就睡,中午才刚刚清醒过来。

“中也啊~”不用想也明白,是他“最好”的搭档太宰治的声音。中原中也懒懒的抬了下眼皮,及其敷衍的“嗯”了一声。“中也,我们出去玩吧。”太宰凑到中也耳边,笑嘻嘻的说。“哈?你脑袋被门卡了吧?大热天出去玩,你是想晒成黑炭吗?混蛋太宰!”中也想都没想便不耐烦的拒绝了太宰的提议。“哈哈哈,中也真像蛞蝓一样,这样一直不动的话你会废掉的哦,再说了今天有又没有事。”太宰勾起了嘴角。“啊啊真是烦啊,今天就破例一次吧。”中也虽不爽太宰,但还是妥协了。

太宰拉着中也一路小跑到楼下,炎炎阳光下,停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。太宰握住自行车的把手,横跨上去,对着中也勾了下手指,“啊?坐这个去?”中也不可置信的看着这辆破破烂烂的小车,一边坐上自行车的后边,一边担心这小车会不会承受不起两个人的体重。太宰踩上脚踏板,自行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慢慢的向前开了,由于刚开始有些不稳,中也差点没摔下去,没有任何的支点,他只好紧紧抓住太宰瘦弱单薄的肩膀。

小车慢慢向前开着,不知是因为太阳太猛烈,还是因为旅程太远,太宰出了一身的汗,浸湿了衬衫,温度从肩的交界处传入中也的手心。“累吗?要不要换我来骑?”
中也拍拍他的肩问。前者没有回他,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。夏风吹过,午后的气息扑面而来,使人昏昏欲睡。中也觉得眼前一阵晕眩,他靠在了太宰的背上,轻轻搂住他的腰。

“好困……”中也眯起眼说道。

“那就睡吧。”太宰撩了撩额前的黑发,回复道。

迷迷糊糊间,中也闻到了太宰身上的汗味,听到了自行车的咯吱声,他舒服的闭上了眼睛。

感觉一瞬间,疼痛不会提示预言。

中也感到自己的脚刺一般的疼,睁眼一看,发现自己的脚卷进了自行车之间,脚钻心般的疼。自行车轰然倒地,中也与太宰被压在车下。“中也!没事吧!”太宰挣扎着爬出来,扶起中也。可能是受伤的关系吧,几滴生理性的泪水不自觉的从眼中滑出,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,中也嘲讽着自己的愚昧。“嘶……好痛。”中也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。“等等,我马上把你的脚拿出来。”说罢,太宰急切的掏出口袋里的小刀,砍断车轮间的钢丝,小心翼翼的拉开划伤中也脚的钢丝,“嘶……”中也倒吸一口凉气,真是疼啊,果然不该听混蛋青花鱼的话,中也在心中谩骂一百遍md太宰。这时,一滴水滴到中也的裤脚上,中也惊讶的抬起头,只见太宰的眼眶中布满了泪水。感动,惊讶,不安,气愤,不同的心情结合在了一起,中也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没想到你也会哭啊。”太宰突然抬起头,狡诈的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你还真以为我哭了,骗你的啦,谁像胆小鬼中也,天天都哭鼻子。”中也头上冒出来许多井字,“谁是胆小鬼啊!”中也气急败坏的骂道。

其实中也自己明白的,自己虽远不如太宰聪明,但也足以看穿太宰之前渗透出的表情是发自内心,那略显慌乱的动作,以及不平静的表情溢于言表。太宰抽出口袋中随身携带的红药水瓶,小心的涂抹在中也的伤口上。手心的温度从脚上传来,使中也感受到了一丝安慰。太宰从自己的手上车扯下一些绷带,小心的包扎在中也的脚上。漂亮的包扎技术使中也想到他应该去当个职业医师。就在中也胡思乱想的时候,太宰背对着中也,一把将他背了上来。“还去玩吗?”中也靠在太宰的背上问。“回家。”太宰简洁的答到。太阳渐渐下沉,余晖照在两个孩子身上。

不过多久,中也的脚便恢复了,那辆自行车也叫人送了回来。一次,路过门口的时候,中也又一次见到了那破旧的自行车,钢丝不知被谁修好了,那副脚踏板,旧旧沉沉触动心弦。

“喂!蛞蝓!有任务了!”不远处的黑发少年招呼着,中也扶了一下头上的帽子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,朝着少年的方向跑去。